专业人士都在用的调研平台

“别让川普偷走人口普查”对纽约人意味着什么?

调研家SurveyPlus
2021-08-27

文章来源于纽约时间,作者ChineseInNY

 

编者荐语:

 

特朗普政府迫使美国2020年人口普查提前截止,这意味着什么?本文作者以一名普查工作人员的身份,结合亲身经历讲述了美国最新一期人口普查在传染病大流行时期的现状,尤其是普查提前结束对数据可能产生的影响及其可能带来的政治后果。

 

IMG_257
“别让川普偷走人口普查”

 

文 | 江南

IMG_258

 

“8月19日,我们还有42天,还有5600万个地址要去敲门调查!”

 

这样的倒计时每天更新,出现在社交媒体和电子邮件的签名档中。

 

8月17日,纽约、密歇根、华盛顿、伊利诺伊、俄勒冈、北卡罗莱纳、科罗拉多、以及佛蒙特等8个州的州长,联名致信美国人口普查局,及其所属的美国商务部,要求恢复延迟2020人口普查的截止日期。

 

与此同时,正在逐步重启的纽约,突然冒出了许多穿着深蓝色印有“NYC CensUS 2020”(纽约市2020人口普查)的T恤的人,三三两两戴着口罩,活跃在依然不复昔日繁华的大街小巷。他们有的挨家挨户在敲门,有的支起了长桌招呼路人,还有的在最拥挤的食品分发站帮忙传递食物,忙碌得热火朝天。但被问及工作强度和压力时,他们都会说的一句话是:“我们的时间远远不够!”


 

IMG_259



 

这些在街头奔走的人,都收到了一封发自纽约市人口普查办公室的邮件。邮件内文第一部分以“别让川普偷走人口普查”为标题,痛斥了川普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在最后关头迫使人口普查提前一个月结束的行为,指控这位“有着又臭又长有据可查的操纵数字为己服务的黑历史”的总统,现在把手伸向了人口普查,意图扭曲数字,“偷走人口普查”。并呼吁纽约客们一起,发动所有人填写人口普查表,以捍卫自己的权利和纽约的未来。

 

IMG_260

 

8月4日,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Cuomo)共发了5条推特及8条转推,在一连串关于COVID-19疫情和飓风灾情的通报中,夹着一条内容看似不那么相干的,语气却和抗疫、救灾同样地忧急。


 

IMG_261

“这是对权力的攫取,对民主的威胁。
请帮助我们确保纽约(人口数)不被少算。

告诉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敌人、你的前任——填写人口普查表!”

 

 

科莫同时转推了CNN的报道,《人口普查局宣布,实地数据收集将比原计划提前整一个月结束》。

 

8月8日,州长再次发推:“提醒:今天是周六,非常适合填写人口普查表的日子。”
在这灾祸连天的危急时刻,州长为何要一再如此卖力地“推销”人口普查这么一件似乎无关痛痒的事情?川普政府迫使人口普查提前结束,又为何就是意图“偷走人口普查”,被指为攫取权力,甚至上升到了“威胁民主”的地步?

 

1

这得先从什么是人口普查说起。

 

从1790年开始,美国人口普查每10年进行一次,要彻数居住在美国境内的所有人,这是美国宪法规定的。


 

IMG_262


为什么要数人口数呢?人口普查的数据,最大的用途就是,被用来作为联邦政府向各州、各地方分配资源和权力的依据:人数多的地方需要更多的钱物,多数人的利益更重要,发表的意见也更被重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口普查不啻为民主制度的一块基石。

 

具体而言,人口普查的数据,关系着钱、资源和政治权利的分配。它决定了投票选区如何划分,决定了每个州的国会席位和选举人票数的份额,也决定了每年1.5万亿美元用于公共服务的联邦资金,将如何分配到各州、城市、郡县乃至社区。也就是说,在之后的10年内,每一个社区能得到多少资金和资源,来用于提供和改善教育、医疗、交通和住房等等所有公共服务,这都取决于人口普查的统计数字。

 

2

2020年就是10年等一回的人口普查年。今年的人口普查第一次以网上填表为主要参与途径,辅之以13种语言的电话填表,以及纸质表格邮寄,三种方式的自主回答于3月12日正式全面启动。不幸的是,几乎与此同时,COVID-19疫情也在全美蔓延开来。在纽约,人口普查刚开始没几天,就遇上了“全州暂停”,所有计划好的宣传和辅助活动全部无法进行。

 

比如,全国各地的公共图书馆在此次人口普查中担任了重要的辅助角色,纽约市的三大公立图书馆系统也在此列。3月中,在全市的100多家社区图书馆里,专供市民上网填写人口普查表使用的“人口普查工作站”刚刚装设完毕,开始投入使用;图书馆招聘的人口普查导航员们刚刚接受完各种培训和练习,并对一线的图书管理员们进行了人口普查培训,正准备全面展开工作——此时图书馆突然全部关闭,图书馆里的工作不得不全部停止,所有与人口普查相关的活动转至线上。

 

IMG_263


 

不止纽约,在全国各地都是如此。人口普查局的在地调查工作(field work)不得不全面暂停了一段时间。鉴于此,在4月中,人口普查局调整了此次普查的整个时间安排,其中自主回答的结束时间由7月31日延迟至10月31日,普查员上门调查的时间也由5月13日—7月31日延迟至8月11日—10月31日,基本上将整个普查的时间表往后推迟了3个月。这一计划是提交了国会,并得到川普公开表示支持的。按此计划,最终向白宫提交最后的计数结果的期限也将由12月31日顺延至2021年4月初。

 

3

然而,8月3日晚,人口普查局突然宣布,为了能够在原定截止日期12月31日之前将计数结果提交给川普总统,将于9月30日提前结束数据收集工作。

 

原来,人口普查局向国会提出延迟递交计数结果的申请后,很快就得到了众议院的批准,但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却一拖再拖,最终在7月底突然推翻了之前的赞同意见,要求仍须于12月31日前提交结果。考虑到数据收集后还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进行核查、补充、清理、整合和分析等后期处理,人口普查局不得不决定,比此前的计划提前一个月,于9月30日结束包括自主回答和上门调查在内的所有数据收集工作。

 

这一决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首先在各州、各地方的人口普查执行机构引起了一片震荡和混乱。包括3位前任人口普查局局长在内的许多专家纷纷表示,这样压缩时间,很可能导致数据收集严重不全,尤其是对一些传统上数据收集困难、自主回答率低的地区和人群,从而导致此次人口普查的计数结果有重大缺陷。

 

截至8月4日,全国的自主回答率为63.0%,比2010年最终的66.5%低3.5个百分点。而进展至此阶段时,已经不太可能有更多的人自主回答来弥补这一差距。这意味着人口普查局将不得不做比2010年更多的上门调查,以确保计数完全。但是川普政府在最后关头突然作出迫使普查提前结束的决定,将严重压缩上门调查的时间

 

人口普查局现在面临的是,必须在短短6周内,在传染病大流行的疫情中,防范病毒传播感染、保证工作人员和被访居民安全健康的前提下,对全国最难触及的近十分之四的居民——包括少数族裔社区、5岁以下的婴幼儿、因校园关闭而回家住的大学生、从关闭的养老院离开的老年人,以及无家可归者等等——进行上门调查,作出准确计数。这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4

 

亚裔美国人社团组织“亚美公义促进中心”的代表对CNN记者说:“提前截止计数使得川普能够在未来十年的医疗、教育、住房和交通等一切所需资源上,欺压统计困难的有色族裔人群。”

 

纽约州是全美数一数二的“移民州”,也毫无疑问是一贯“老大难”的数据收集困难地区。截至8月6日紧急启动上门调查时,纽约州的自主回答率为58.9%,比全国平均的63.1%落后了不少,与本州2010年的最终自主回答率64.6%也相差甚远。照此推断,在此次人口普查最后提交的计数结果中,纽约州很可能会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口被少算,很可能会因此失去议员席位、选举人票数,以及数以十亿计的公共服务资金。至此,本文开头所述,科莫州长于百忙中发推呼告大家填写人口普查表,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IMG_264
“移民纽约客要算进2020人口普查!”(图片来源:nyic)


 

纽约市更是困难地区中的困难地区。纽约市的居民说200多种语言,居住情况极其复杂多样,有超过40%的人不是在美国出生的。再加上COVID-19疫情最严重的区域与传统上数据收集困难的区域叠合,想让这些地方的居民们参加人口普查,自是难上加难。

 

纽约市人口普查办公室发动各种组织机构,组织各种活动,比如招募志愿者,按电话簿大批量地打电话、发短信,试图发动市民们填写人口普查表。一位参与打电话的志愿者说,5月份,在一次针对皇后区疫情最严重的科罗娜(Corona)地区的电话宣传活动中,她曾被接听电话的人劈头盖脸地怒斥:“在我身边有人在死去的时候,你们竟敢来跟我说什么人口普查!”

 

那段时间,几乎所有打电话的志愿者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诘问在当时的情境下确实也情有可原。于是,组织者们都会一再交待志愿者,一定要能够共情,说话语气一定要尽量和缓、委婉。

 

在这样的情形下,这些地区的自主回答率不出意料地一直徘徊在低位,截至8月18日,纽约市的累计回答率仅为56.1%,全市仍有30多个社区回答率尚未达到50%。其中,亚裔社区的自主回答率还要略低于全市平均水平,华裔聚居的皇后区法拉盛、布鲁克林日落公园、曼哈顿中国城等区域,回答率也都略低于各自所在行政区的平均水平。


 

IMG_265
8月18日更新的纽约市自主回答率分布图,图中紫红色区域为自主回答率居于全国最低20%的区域。(图片来源:www.censushardtocountmaps2020.us)


 

5

 

纽约市人口普查主任朱莉·梅宁(Julie Menin)说:“这(川普政府迫使人口普查提前结束的行为)是对人口普查的整体系统攻击,目的是谋取政治利益。” “这是一种蓄意的从根本上窃取人口普查的图谋——将人口普查政治化,从而在全国范围内为共和党赢得席位。”

 

这并不是川普第一次试图“窃取”人口普查——将人口普查政治化。他以前曾试图要求在2020人口普查中提出有关公民身份的问题。包括纽约和加州在内的几个州在法庭上对此提出了质疑,理由是这会降低移民社区的回答率,导致计数不完全,这将使他们的政府失去关键的联邦资金。经过长期的拉锯战后,这一要求最终被拒绝,2020人口普查里没有任何关于公民或移民身份的问题。

 

就在7月下旬,川普还发布了一份备忘录,要求将居住在美国的未授权移民排除在人口普查之外。此举的目的在于,在2021年重划选区中,减少传统上较多移民定居的地区(主要是由民主党主导的大城市)的人口数,从而减少这些州在国会的席位,以在选举中压制民主党。该备忘录被许多法学专家定性为违宪,也已在联邦法院受到质疑。

 

近期,川普还先后向人口普查局任命了3位副局长。这种罔顾需求,直接空降安插官员的做法,也遭到了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以及分别代表统计学家和人口学家的各专业协会的强烈质疑,被指为将人口普查政治化的行为。

 

写作背景:

 

8月17日,正在人们呼吁调查美国人口普查局最近的两个副局长的新任命是否有政治动机的情况下,美国最高统计机构又宣布增加了第三位新副局长。

 

曾经担任众议院人口普查监督小组委员会主任八年(1987-1994)的人口普查专家特里·安·洛温塔尔(Terri Ann Lowenthal)说,她对川普政府在一个主要由职业公务员领导的机构做出的政治任命数量感到不安。“白宫对人口普查实施的明显政治干预,将损害公众对人口普查局工作完整性的信心,而同样被破坏的,还有它公布的数据,可能也会受到损害。”

 

2000年曾担任人口普查局局长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肯尼斯·普雷维特(Kenneth Prewitt)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二十年前,我说白宫不可能以影响国会席位分配的方式操纵数据。我错了。如果这种情况如我们所担心的那样发生,那将是对人口普查的一种党派使用,这是前所未有,是令人恐惧的发展。”

 

人口普查被政治化的结果将直接影响到各州的国会席位和选举人票数的份额,同时也影响到每年1.5万亿美元用于公共服务的联邦资金的分配,直接撼动美国民主制席的数据基石。

 

为此,纽约华人资讯网特别邀请从事人口普查工作的江南撰写了本文。

随时随地获取 调研家 观点

关注公众号

调研家,专业人士
都在用的调研平台

关注调研家公众号

随时随地了解问卷编辑、数据数据、数据分析干货分享

调研家,专业人士
都在用的调研平台

获取定制解决方案

《调研家服务协议》
已有账户 马上登录

提交成功

感谢您的申请,我们将在24小时内与您联系

知道了

调研家将为您提供

一对一专业服务,根据您的项目情况,为您定制专属解决方案

专业服务助您事半功倍
样本需求
项目定制
  • 请选择您的需求

  • 提交成功

    感谢您的申请,我们将在24小时内与您联系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登良路汉京国际大厦20楼FG单元

    0755-21615848

    contact@surveyplus.cn

    微信扫码关注
    调研家公众号